济公传说-济公巧救剃头匠济公

来源:天台新闻网 / 编辑:海涛 / 发布时间:2015-10-18 / 浏览:
秦桧因为天天过着荒淫无耻,花天酒地的生活,有一年夏天,心内的火毒往上攻,头顶心生了一片湿疮,奇痒难熬,隔不几天就要寻个剃头匠给他理发洗头。他生怕剃头匠把他生湿疮的事儿张扬出去,倒了面子。于是,他每次一剃完头,就把那个剃头匠杀掉。 临安城里众...

  秦桧因为天天过着荒淫无耻,花天酒地的生活,有一年夏天,心内的火毒往上攻,头顶心生了一片湿疮,奇痒难熬,隔不几天就要寻个剃头匠给他理发洗头。他生怕剃头匠把他生湿疮的事儿张扬出去,倒了面子。于是,他每次一剃完头,就把那个剃头匠杀掉。

   临安城里众安桥旁边有户姓李的人家,兄弟三人都靠剃头过日子,老大名叫李林,老二名叫李安,老三名叫李升。济公本来也姓李,自从到净慈寺出家以后,就和这李家三兄弟认了宗亲。每次从寺里出来玩耍,总要到这间剃头店里坐坐,讲些山海经,说些笑话儿。这李家兄弟为人忠厚老实,待人诚恳热情,他们从来不嫌济公外表肮脏,每次来到店中,总是倒茶端凳,以礼相待。

  秦桧头上生了湿疮,杀光丞相府周围的剃头匠以后,这天差人寻到李家,把老大李林叫进丞相府剃头。李林一去三天没有消息。第四天,李安和李升正坐在店里焦急,秦桧的家人走了进来,叫李安去剃头。

   李安说:“我大哥三天前进府去剃头,至今还未回来,怎么又要我去剃头呢?”

   家人说:“你家大哥在府中病了,丞相叫我前来唤你进府,一边剃头,一边服侍你家大哥。”

   听说大哥病了,李安心里急得像五猫抓心,也没仔细想,拔脚就跟秦府家人往丞相府去了。

   日子过了三天,李安又是一去无消息。    李升心里好生奇怪,大哥、二哥为啥没有回家?后来隐隐听说秦桧头上生了疮。他晓得秦桧是个心狠手辣又死要面子的家伙,大哥二哥一定凶多吉少,怎么办呢?李升思来想去,想到济公,就朝净慈寺走去。

   刚走出店门,就见济公笑呵呵地从前面走了过来。济公说:“李升,你是想到净慈寺找我么?”

   李升道:“正是,正是,不知师父何以得知?”

   济公说:“贫僧能知过去未来,你家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告诉你吧,只因秦桧贼子头上生了一片烂疮,痒得难熬,三天两头就要剃头,他又怕这事儿传出去不好听,每次剃完头就把剃头的人杀掉,你大哥二哥都已经被这贼子杀死了。”

   李升一听这话,脑里“轰”地一声响,两脚如踏着棉花一般,站不住了。济公将他扶回店中,对他说:“李升,你休悲伤过度,人死不能复生。秦桧这贼子既然杀了你的大哥二哥,为了斩草除根,绝不会放过你的。我这里有银子,你快拿去,赶紧朝家乡天台山跑,在山中寻个地方自耕自食,躲避则个。”

   李升道:“师父之话说得有理,只是我大哥二哥的血海深仇未报,我怎能独自偷生?” 济公说:“你一个小小剃头匠,和他争斗,好比蚊子落虎口,连咬都不用咬的。你且放心前去,留一套日常穿戴的衣裤于我,我自有办法。”

   李升一向佩服济公,赶紧收拾了一下,就朝家乡天台山急奔而去了。后来就住在天台山东面的山中,就是现在的李王鲍村。

   李升走后,济公换上李升的衣裤。刚刚换好,秦桧的家人就来了。    济公跟着家人来到丞相府。家人叫济公在门外等一下,自己进去通报。

   秦桧坐在厅堂东面的耳房里,头顶的湿疮痒得钻心,搔又不能搔,挖又不能挖,那短短的头发茬儿钻出来,戳着烂疮痂,浑身痒得火辣辣,坐立不安。望见家人进来,急问道: “李升带来没有?”

   “正在门外等候。”

   “快快叫他进来!”

   济公来到秦桧面前,拜礼以后,秦桧说:“今日叫你前来剃头,剃得好,重重有赏;剃得不好,小心脑袋。”

   济公说:“小的不敢。”说完话,揭开秦桧的包头一看,那湿疮流脓出水,整个头都生遍了。

   济公从包里拿出剃刀,在那块黑漆漆,油腻腻的剃刀布上“嚓嚓嚓”地来回刮了十几下。刮得雪亮锋快,随着往秦桧头上刮了一刀。秦桧只觉得头顶一凉,舒服了不少,说道:  “剃得好?”    济公说:“好的还在后头呢!”

   说话间,他把剃刀往上一抛,一道寒光往上一闪,接着,剃刀掉了下来,秦桧刚刚抬头观看,那剃刀不前不后,正朝他的额角砍了下来,他赶紧往后一仰,呀,那剃刀离他额角只差一根头发丝呢,被济公“托”地一声接住了。

   这一下,吓得秦桧魂飞魄散,脸上铁青,勃然大怒道:“好大胆的歹徒,竟敢前来谋害老夫!”

   济公陪着笑说:“丞相息怒。小的怎敢玩命。这飞刀剃头乃是我家祖传绝技,我父亲在生之日,不传大哥,不传二哥,见我聪明伶俐,单传于我。今日我能为丞相剃头,乃是一生洪福,故此略献小技,以助清兴。”

   秦桧听济公的话说得甜甜的,心里有些高兴。又想自己堂堂丞相,料他也不敢将我怎样,就说:“好吧,要是你伤着我一根毫毛,就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济公一边说着:“不敢,不敢。”一边朝秦桧头上刮了一刀,又把剃刀抛起来。这一回,剃刀掉得更快了,直到离鼻尖只有一根头发丝的时候,才伸手把刀接住。

   秦桧虽然嘴巴硬,心里却实在有些着毛:“算了,算了,你这绝技我已经见过了,别耍了,还是老老实实剃头吧!”

   济公说:“丞相放心,我这一手绝技,耍了几十年,从未伤过一个人。且看我再抛一次,这一次,剃刀快要落到你眼睛的时候,我一定接住,绝不会伤你一根睫毛。”

   秦桧连连说:“算了,算了,我还要眼睛哩!”

   济公说,“别怕,别怕,我剃头向来都是这样,最后,我的剃刀还要落到你的脖子上呢!”

   秦桧一听这话,不对,这人是想害我呀,厉声问道:“你是谁?”济公退后一步,从衣袋里掏出一顶破僧帽,往头上一戴。

   秦桧一见,顿时吓软了:“圣僧饶命,圣僧饶命。”

   济公说:“饶你不得。”说着,又把剃刀往上一抛,剃刀直朝秦桧的脖子掉落下来,眼看就要砍到脖上了,济公用手一指,哈,那剃刀一上一下跳起舞来,忽而头上,忽而头下,忽而眼前,忽而脑后,一道寒光绕着秦桧的头飞舞。秦桧吓得闭上眼睛,把头颈伸得笔直笔直,生怕一动弹,就会碰上剃刀。满身的冷汗湿透了衣衫,求饶道:“圣僧,你要什么,只管说来就是了。”

   济公道:“出家人一不要名,二不要利,只要你依我一件事。”

   秦桧说:“别说一件,十件也依。”

   济公道:“你今后还杀不杀剃头匠?”

   秦桧连连说:“不杀了,不杀了。”

   济公这才把手一招,剃刀立刻“托”地一声跳回他的手上去了。

   秦桧见耳边没有呼呼之声,才敢把眼睛睁开,一看,济公已经向门口走去了。 从此以后,秦桧再也不敢擅杀剃头匠。   (曹肖冰)

来源:天台新闻网

1.我们天台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我们天台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我们天台",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天台或将追究责任;3.本文于2015-10-18发表于我们天台,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mtts.com/html/jigong/121YH017.html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