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老伴天台新闻

来源:天台新闻网 / 编辑:海涛 / 发布时间:2017-12-15 / 浏览:
老伴李凤花离世已33个年头了,随着年岁的增长,对她的思念也是与日俱增。 老伴是临海县小山村人,我家在南山下汤,我俩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 原来,老伴有一位...

  老伴李凤花离世已33个年头了,随着年岁的增长,对她的思念也是与日俱增。

  老伴是临海县小山村人,我家在南山下汤,我俩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

  原来,老伴有一位中医师的堂兄,曾在我父亲开的药铺里当过坐堂医师,我11岁那年下半年,我父亲在他家作客,是他向我父亲介绍13岁的李凤花生得聪颖俊俏,心灵手巧,同我正好般配。李凤花父亲勤劳宽厚,家境殷实,并带我父亲去了李凤花家跟家人见了面。父亲感觉十分中意,就当即将随身带的140银元作为订金,待回家后再择日纳彩行聘。

  我们家虽然富有,但我父亲不置田产,认为种田麻烦,不如经商放贷来钱快。在农村拥有土地方是真正的财主,没有土地,一旦风吹草动,就经受不起风险。果然,受大环境的动荡影响,放出去的账收不回来,即使收来,也是十不值一。资金无法周转,危机就来了,就连赖以生存的小店也即将倒闭。我岳父得讯后甚是纠结,悔婚不厚道,又心疼爱女吃苦。

  有句老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家虽然衰败,余辉尚在。未婚妻读书寄宿我家后,我家每床被褥铺陈雅致,房内家具齐全精良,给她产生了良好的印象和出乎意料的感觉。而我这位未来的小丈夫虽不是十分英俊,也是比较长得端正。我母亲又慈祥可亲,夫婚妻学业结束返回老家时,她交代我母亲,要我明年春节去她家拜年,这让我母亲悬着的心彻底地放了下来。

  妻子针线活做得特别好,我母亲的针线活在村内算是佼佼者,却逊色于她,她不单线线精密,还会裁剪。我们一家大小的衣服,无论单的夹棉的,都是她缝制。妻子多才多艺,她会打草鞋,我会打草鞋就是她教的,而且厨艺也了得,面条做得又细又韧,尤其是糊啦汰,又薄又松,令我至今难忘。

  说来也许别人不会相信,我们是经常吵嘴,不过不影响正常生活,饭照样烧,事依然做。通常都是我服软,为此,我还被村人起了个很不雅的名:怕老婆。

  我岳父疼爱女儿,从小就给她一些粮食放贷生息。十几年来,积累了可观的数量,在我迎娶时陪嫁过来。我岳父曾讲过:有这些作“冷饭娘”,日后做点小买卖也可过日子。

  17岁这年十月初二是我结婚吉日,谁知九月间我生了大病,几乎没命,是我母亲花大钱救回来的。迎亲排场很体面,钱全是借的,婚后五天,生病在床的父亲终于油尽灯灭,与世长辞,又借了不少钱,母亲痛失亲夫,更是重债在身,每夜都是哭得肝肠寸断。我妻子于心不忍,主动提出先将她陪嫁粮食折价还债,解了家里的燃眉之急,使老母过个安稳年。

  可时过两年,我母亲一点都没有归还的迹象,妻子不高兴了,又碍于情面不当面讨要,向我挤兑。我更是说不出口,况且母亲的债就是我的债,我这个半途出家二百五农民,粗重农活还得请帮工,又身体赢弱,拿什么还。一方面老伴的损失也是我的损失,左右为难,虽然十几岁了,还是孩子相,只有啼哭。

  这事被在隔壁开店的堂叔知道了,他对我母亲说:“你不要难为你儿子了,毕竟是媳妇陪嫁的私房钱,也花了十几年心血,这样拖不是办法,你家田还不少,何不抵些田产给她。”于是,由堂叔执笔将坐落在案山脚的二石田写给妻子。哪里知道呀,只收了一季稻,第二年土地改革了,这田抵了我妻子份额了,没私有田产了。她辛辛苦苦攒积起的私房钱,全打了水漂。这事,成了她一生心病,郁郁难解。

  贫贱夫妻百事哀。每当拮据无助时,妻子便会想起这笔成泡影的私房钱,就会无明火上升,吵嘴就难免,我只有服输。天理良心,我能对她顶着干,再伤她的心吗?可惜妻子为家操劳过早离世,成了我一生的遗憾!

  (雨齐)

怀念我的老伴

来源:天台新闻网

1.我们天台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我们天台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我们天台",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天台或将追究责任;3.本文于2017-12-15发表于我们天台,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mtts.com/html/xinwen/1215442017.html


扫一扫,关注天台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