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之年陈贵洲 历经8个月 跨越20多个省 骑行近万里天台新闻

来源:天台新闻网 / 编辑:海涛 / 发布时间:2017-12-22 / 浏览:
他说我运动,我健康,我快乐。 他一个行囊,一辆自行车,历时8个月,骑行半个中国。 他领略了黄果树大瀑布的壮丽磅礴、蒙古戈壁滩的沙海茫茫、青海湖的波光潋滟...

花甲之年陈贵洲 历经8个月 跨越20多个省 骑行近万里

  他说我运动,我健康,我快乐。

  他一个行囊,一辆自行车,历时8个月,骑行半个中国。

  他领略了黄果树大瀑布的壮丽磅礴、蒙古戈壁滩的沙海茫茫、青海湖的波光潋滟……

  他也经历了与飞虫的赛跑,与流浪狗的斗智斗勇,自行车损坏的窘境……

  他把所见、所闻、所感,发到微信朋友圈,这也是他与家人、亲朋好友报平安的方式。

  他就是——天台坦头镇牌门陈村陈贵洲。

花甲之年陈贵洲 历经8个月 跨越20多个省 骑行近万里

花甲之年陈贵洲 历经8个月 跨越20多个省 骑行近万里

花甲之年陈贵洲 历经8个月 跨越20多个省 骑行近万里

  -文/余赛华 图/陈贵洲 提供

  今年60岁的陈贵洲,是家中老大,从小就辍学打工贴补家用。从上世纪70-80年代开始专门从事佛教文玩行业,他经常骑着自行车去送货。随着社会的发展,快递员的上门服务,陈贵洲与自行车的接触越来越少。六年前,陈贵洲受到了腰椎间盘突出和痛风的困扰,本着锻炼身体的目的,他重新买来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开始了骑车锻炼。当时的骑游范围仅限在天台当地以及三门、新昌、宁波、慈溪等邻近城市。2014年,有了多年骑行经验的他,才开始了长途骑游。海南、厦门、广州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他的骑游工具也从老旧的永久牌更换成了最新款的捷安特。

  今年4月,在家人的鼓励与支持下,他作出了更大胆的规划,开始了这次远征。此次出行,陈贵洲怀着三个目的:一是锻炼身体;二是人生已到花甲之年,想挑战一下自己,留下美好的回忆。三是生意交给孩子去管理,去经营,去担当。

  4月13日,陈贵洲从家里出发,12月2日重回家里,可以说是从春天出发到冬天回家。他说:“当初计划也没准备骑这么远,这么久,一路上,自己有体力、有精力、有兴趣,就继续前行了。”由于路线安排比较合理,陈贵洲对一路骑行的天气相当适应,没有明显的夏天和冬天的感觉。只有最后几天,从温州回天台时,他才感觉到稍微有点冷。

  出门,对于陈贵洲来说并不是难事,由于生意的原因,全国上下只要有寺庙的景区,他基本上都去过。此次骑车,一路上他也没有特意去结伴而行,碰到了能同行一段的骑行者就一起,到点分了就一个人继续前行。他大多数都是一个人骑行,每天根据导航前进,如果当天的落脚点比较远,就早点出发骑快一些,有时候一天150公里甚至200公里。然而大多时间他都是随心所欲,平均每天骑行在80公里左右,碰到风景好的地方,就拍拍照、哼哼歌,甚至坐下来吃点零食、喝点酒。说到这些开心的经历,电话里记者都还能感受到他的喜悦。我们在陈贵洲微信朋友圈中也同样能感受到他的快乐,就像10月16日所写:本想140公里到理县住,一路景色迷得我神魂颠倒不知道时间了,只有路边农村旅馆住宿了。

  骑了8个月,他说最喜欢的是新疆,那是一种自然的大美,看到那里一片连着一片的草原一望无际,满眼碧绿,给人兴奋,使人蹦跳。新疆的许多景点都让人心旷神怡,留连忘返。陈贵洲说,如果有时间,有精力,不妨去走走,去看看,不管是眼光、心胸还是对当地风土人情的了解,都会有大的收获。

  一路上,最难熬的是大兴安岭这段四五百公理的路程,两边都是森林,飞虫特别多,就像人们捅了马蜂窝,紧跟着人咬。被咬不但痛更主要的是痒得难熬。陈贵洲说:“人骑自行车出汗,有气味,飞虫闻到这种气味就来了。戴了风罩和手套还被咬,到现在伤疤都还在。”有时候想停下来吃点东西都没办法,只能不停地往前骑,且必须超过25码以上,才能甩掉飞虫,好在中途会碰到道班的地方可以停下来补充能量。

  另外,骑行中最惊险的是在藏区碰到流浪狗。这段路程六七百公里,陈贵洲碰到流浪狗10来次。特别是藏獒,跑得飞快,呼呼呼地追过来,陈贵洲只能一边用自行车挡一边不停地吓唬。难缠的是,人停狗停,人走狗追,双方是斗智斗勇,比耐力比气力。陈贵洲说:“有时候弄得自己上气接不住下气,开始那两次,魂都被吓丢了,人都发抖,之后晚上做梦都被狗追醒。”幸好,三四次后他也知道怎么对付了。藏区人民也送给他一根棒,并吩咐他碰到流浪狗时不要打,用棒敲地,狗自然会害怕些。

  陈贵洲骑行近万里,穿越20多个省,游历了大半个中国,还到达了祖国最北端的北极村。骑行中,他经常发朋友圈,把快乐、经历和感受与大家分享。回家当晚,他的微信朋友圈这样写:骑行整8个月,今晚到家,首先我向大家最诚挚说声谢谢,经过这次经历知道谢谢的含义,路途中帮助我的人,关心点评鼓励的人,还有我没在家生意关照的师傅。

  陈贵洲骑行中的每一次经历,每一种遇见,都是挑战了自我,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了重彩的一笔。最后,记者问陈贵洲,有生之年还会骑行吗?他说:“我骑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健身,只要对自己身体还有帮助,都会保持骑行。再说,坐车太快,走路太慢,只有在骑行路上的人,才会品味出其中的乐趣,留住人生的处处美景。”

来源:天台新闻网

1.我们天台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我们天台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我们天台",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天台或将追究责任;3.本文于2017-12-22发表于我们天台,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mtts.com/html/xinwen/12221602017.html


扫一扫,关注天台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