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人的习俗包粽子过大年

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这让我想起以前学包粽子的事来。有朋友可能会说了,粽子不是端午节才吃的吗,过年也吃?

没错,在天台,除了端午节,过年也要吃粽子,这是我们天台的习俗,长知识了吧。

农历腊月廿五是天台城关的集市日,这一天街上人山人海,我们家住在人民西路附近,这里可是集市摆摊的集中地。我和妈妈起了个大早,出来感受一下节日的气氛。

刚出了小巷口就看见大路两边早就摆满了小摊,有卖花生、瓜子的,有卖米胖糖、芝麻糖的,有卖蜜枣、小桔饼的,有卖对联、灯笼的……赶集的人摩肩接踵,时不时地在某个摊位前停下来,问个价钱,买上个三五斤。

我拉着妈妈的衣角,随着人流来到一家卖粽叶的摊位前,只见青青的粽叶捆成一捆,整齐地码放在摊位前,让人一看就觉得干净、漂亮。也没怎么讨价还价,就买了两捆放在自己带来的环保袋里。我们还买了豆沙、蜜枣、五花肉、番薯、板栗、红豆等其它材料,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到了农历腊月廿六,妈妈准备开始包粽子了!我准备乘机学一学,看看平时我们常吃的粽子是怎样“炼”成的。

包粽子的粽叶是采自华顶的箬竹的叶子,箬叶比我的巴掌还要宽,又宽又长的像一叶小舟,还时不时地散发着阵阵清香,听爸爸说,这个箬叶还有清热止血,解毒消肿的作用。原先系粽子用的是当年的稻杆,挑选一些比较长而且粗壮的稻杆,一把拧成麻花状,然后像是打蝴蝶结似的,结成类似一个椭圆形,然后和粽叶一起放在大锅里蒸一蒸。据说这样可以增加粽叶和稻杆的柔韧性,不易断。(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用稻杆来系了,改用一种白色的线)

接下来就是把糯米洗好晾干,五花肉切成丁,抹上盐,拌好调料,番薯去皮切成小粒,和红豆拌在一起,板栗去壳,清洗粽叶……等一切准备妥当,包粽子就正式开始了。

妈妈把两片小一些粽叶的三分之一叠在一起,组成一块更宽的“布”,拇指与其余四指对捏着粽叶,左右手不能分的太开,太近了也不行,间隔的距离刚好能围成一个漏斗状,只见妈妈双手同时向内一拢,使粽叶两头左右交叉重叠,原本平直的“布”就成了一个中空的“漏斗”,而且“漏斗”的头笔尖笔尖的,不能有一点漏洞,然后左手捏着重叠的部分防止它们散开、变形,右手抓起一把米装在“漏斗”里,只放一半,再放馅儿,然后用米填满、压实。重点中的难点来了,这时候就可以看出包粽子的水平来。刚才装米的手抓住“漏斗”的下部,左手掌顺势一翻,把刚才包成“漏斗”多余而竖起来的粽叶两端用掌心压住,盖在“漏斗”的口上,五手指沿着“漏斗”外壁收拢,使粽叶紧紧地贴合在上面,这时候妈妈麻利地拿起一根绳子,一头叼在嘴里,右手扯着绳子把粽子包得结结实实的,最后在粽子屁股上打一个蝴蝶结,一只身材修长,长相靓丽的粽子就这样诞生了。

看上去很简单,我也跃跃欲试,找了一片大的粽叶,也学着妈妈的样子包“漏斗”,才发现原本我弹古筝很灵巧的手不听使唤了,怎么弄都没成功,不是散架了就是有漏洞了,直到妈妈把粽子包完了,我也没成功。看来,哪里都有学问呐!

作者:小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佛系随缘更新 表达欲望太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