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民间艺术–天台山“一根藤”

  “一根藤”工匠汤智欧

陈培新

“紫藤挂云木,花蔓宜阳春。密叶隐歌鸟,香风留美人。”透过诗人李白的笔端,我们仿佛看到,缘木而上的紫藤条蔓纤结,与树连理,瞻彼屈曲蜿蜒之状,有若蛟龙出没于波涛间……

在天台山,有民间能工巧匠把大自然中这种势如盘龙、刚劲古朴的藤蔓,活灵活现地再现在木工制作的门窗家具上。 “一根藤”又称“软藤烤条”,俗称“天台软条”,其核心工艺就是榫卯。它由一块块长长短短的木条,通过榫卯回环穿插编织成各种首尾相连的藤状图案,故被称为“一根藤”,由于多以和合圆融的吉祥图案呈现,人们又称之为“和合藤”。“东阳雕,天台条”,这种与东阳木雕齐名的天台山“一根藤”木作工艺,据考证已有400多年的历史。

到天台后,有朋友向我讲述这一古老的民间工艺传奇经历,为了让“一根藤”工艺世世代代传承下去,从事汽车用品生产经营的天台能人沈中明,1998年兼并距国清寺不远的天台县内燃机件配厂,随后把汽车用品生产迁至八都工业园区,而在原厂区办起了一个“和合人间文化园”。文化园成为以天台山文化为背景的综合性旅游产业园区,其中就有一个“一根藤艺术馆”和“一根藤”木作工场。“一根藤”独特的木作工艺和为数不多的“一根藤”工匠,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我先后三次前往,向沈中明和木作工场的几位工匠了解“一根藤”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相传明朝万历年间,曾督造紫禁城皇极、中极、太极三大殿的工部侍郎张文郁在天台自家造房子时,启发工匠把藤蔓绵长缠绕不绝的寓意带到门窗之中。这位工部侍郎堪称明代建筑设计专家,他要求工匠在原有直框木作工艺基础上添加委角,使线条变得柔和灵动,体现家族生生不息、绵延不绝祈愿,这个创意本身就别具一格。但要用木头通过榫卯结构把创意体现出来,那就是一代代没有留下姓名的天台工匠的功劳了。一根无头无尾的藤状木条,盘曲成各种不同的图案,因其造型类似山间野藤而得名的“一根藤”,图案是不断花样翻新经过艺术提炼的,既有实用价值,又有审美价值,堪称天台一宝。

“一根藤”的制作技艺在清乾隆年间非常盛行。由于时代变迁,人们对民居、家具样式的追求观念和审美意识的变化,“一根藤”的实际应用由盛及衰,“一根藤”只在祠堂庙宇、仿古建筑仍有使用,“一根藤”技艺也处于濒危状态。

在“和合人间文化园”的木作工场里,我见到了几位正在制作“一根藤”的工匠。

跟“一根藤”打了几十年交道的民间工匠汤智欧,身穿蓝色工装,头戴一顶红色棒球帽,戴一副老花镜,正在做一面椭圆形的插屏。两年前我曾匆匆采访过他,这次相见算是老朋友了。汤师傅笑着对我说,过了年我就到古稀之年了。做“一根藤”需要慢工出细活,心要静得下来,所以看上去汤师傅并不显老。他是天台县南屏乡上杨村人,家里三兄弟都是做木工的。他说,“一根藤”可谓博大精深,就像下围棋一样,变化是无穷无尽的。他用诗一样的句子来概括:

刚中有柔柔带刚,

一根纹理连成网。

弯弯图形千百变,

富贵吉祥又安康。

汤智欧在为数不多的“一根藤”工匠中是资历较高的一位,已经带出了好多徒弟。他说,“一根藤”制作工艺难度高,木工基础一定要扎实,榫卯结构拼装一般人做不好。过去没有电脑制图,常常是先画一张草图,用复写纸把图形复下来,有时候睡觉时都在琢磨。 “一根藤”的图案设计既有约定俗成的传统,又有工匠随心所欲的临场发挥,譬如表现“吉祥如意”的鸳鸯藤、凤凰藤、金杏(石榴)藤,还有表现“福禄寿”的蝙蝠、鹿、桃子,“平升三级”就用瓶子里插三支戟(一种兵器)来表现。“一根藤”图案的线条回路要曲径通幽,跟编草席一样,“一根藤”的图形是有讲究的。说到榫卯结构的用料,汤师傅说,要选韧性好一点的木头,木荷木又韧又硬,还有进口的红豆杉、花梨木,紫檀、血檀、柏木等名贵木料都不错,凿子等工具要锋利,榫卯拼接组装熟能生巧,功到自然成。

说话间,汤师傅的徒弟、62岁的褚定江,拿着一张“双狮捧球”屏风设计图进来,他是“一根藤”工场的生产负责人。褚师傅做“一根藤”也40多年了,他跟师傅三年,现在自己也带了4个徒弟。他说,民间有“只有千工床,没有千工房”的说法,过去只有大户人家才会在婚床和门窗上做“一根藤”。“一根藤”一般用在床、桌椅、堂门、挂屏等家具物件上,制作时不光选料很讲究,而且因为结构太复杂,精密度要求高,大部分是手工,少量可以用机器,真正是慢工出细活,要经过打样、刨条、凿孔、锯榫头、镶榫头、内锯、外锯、打磨、打光等二十多道工序,光榫卯结构就有十六七种,一旦尺寸不对就拼装不起来,误差不能超过一丝,完全要凭经验和感觉。他们曾到广东去订购木工机械设备,人家说你们这个技术要求太高,机器没法做。说到设计图纸,现在可以照相、录像,在电脑上设计“一根藤”的图案,但没有灵感也设计不好。

在木作工场里,我还见到了在为师傅打下手的开化人楼建峰,他正在用细砂皮为“一根藤”挂屏打磨、整形。他到这里才不到半年,他说毕竟“一根藤”是省级非遗,自己要学的东西很多。另一个角落里是天台本地人、35岁的许周楠,他是高中毕业来学做“一根藤”的,他承认这工作有点枯燥,但学问很深。

“一根藤”的线条简洁流畅,变幻无穷,能工巧匠们通过“一根藤”勾勒出梅花鹿、狮子、鸳鸯、凤凰、蝙蝠、蝴蝶、仙鹤、花瓶、如意、寿桃等寓意吉祥的图案,象征百姓希望幸福美满,人与自然、家庭与社会的和合精神。而对于他们这些工匠来说,“一根藤”的变化是无止境的,要想领悟“一根藤”的奥秘也是学无止境的。

天台企业家沈中明先生为“一根藤”传统制作工艺的发扬光大不惜余力,近年来他从各地回收与“一根藤”有关的精品古门窗、家具及建筑构件等,并把汤智欧他们这些工匠请到“和合人间文化园”,让他们重操旧业,传授技艺,培养有志于这项事业的年轻后生,共同把天台山“一根藤”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一代代传承下去。

近年来,“一根藤”《福禄寿图》《双狮戏球》屏风、《五福临门》挂屏、《双蝶和合》插屏等作品参加国家级文化产业博览会获得金奖、银奖及各类奖项。现为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首批浙江省传统工艺振兴项目。

“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匠,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山岳灵气、沧海豪气、天然浩气孕育了具有融合性与独创性的天台山和合文化,人们说天台山“一根藤”首尾相连、绵延不绝的线条是有生命的,它象征着人们对和合圆满的向往,对吉祥图腾的崇敬。

来源:天台新闻网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