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花楼建筑群 妙山风景的灵魂

妙山位于古城天台东面,曾被宋代书法家米芾称为“第一山”。在妙山南坡,有着一大片秀美古建筑群依山而建。这就是今天我们要说的主角–天台花楼。花楼名称的来由源自《礼乐记篇》一文中的一句话“乐着德之华也”,包含着两个关键词,那就是“德”与“华”。

花楼建成之初位于妙山山顶,依山而建,视野开阔,曲径通幽,妙山的南坡面临当时最繁华的街道——泰宁街,花楼的大门朝着大街,与这市井烟火气紧紧相融,但大门之内却并不是院落,而是一条长长的通道,走过了那条路,才是楼里人的生活。

“妙山眺雪”曾是天台小十景之一,而花楼的落成,又为妙山增添了一重风华,成为了妙山风景的一部分。

现在的花楼其实是妙山一群建筑的总称了,现存的花楼建筑包括创垂堂、亚魁第、进士第、棣萼楼、薰风楼、居俟楼、慎德楼和新花楼等。300年前花楼的主人陈体斋其后代就在妙山的南坡上不断地重建一座座花楼,并以德字命名,于是,在花楼这一建筑群中就曾出现过修德楼、安德堂、世德堂、永德堂和中德堂等建筑。

创垂堂位于妙山山顶,是由陈体斋的长子在原花楼的旧址上重建的。那是清康熙年间的一个秋日,在原花楼毁于火灾之后,他登上妙山,望着眼前早已成灰的旧日楼宇,回味着四野开阔的山光水色,于是他决意重建,并取了一个新的名字——创垂堂,意为开创业绩,传之后世。

亚魁第后于创垂堂建成,由陈体斋三子陈兆衲所建。新楼初建之时名为“仰止亭”,直到后来院中出了一名亚魁(举人第二名),门楣上才挂上了“亚魁”匾,更名为亚魁第。它属三合院建筑,大门面朝中山东路而开,没有想像中应有的威严,也没有大户人家的气势,它显得太过稀松平常,就像是寻常百姓家的门头一样。

亚魁第一共有三道门,从那扇寻常木门内走过,便进入了第二道护院大门,它恰好位于山径的中间,门额上依稀可见“通德门”三字,背面为“韫玉含辉”四字,门上的砖雕精致朴素,额沿内外各有十五只砖雕石鼓伸出门楣,这是如今难得一见的建筑元素,被丢在了漫长的时光里。第三道门之后,此时也已到达了妙山的山腰。举目四望,此刻站在院子内才能真正理解“曲径通幽”的悠然意境。回首走过的路,从临街的大门到院落的正门,需经四个平台,三重大门,二十一级石阶才能到达,而这一路最美的地方恰恰在于每一处迂回曲折之后,总有柳暗花明的惊喜。

进士第位于亚魁第的东边,原名“擅胜亭”,意为独揽胜利之场,建造者是亚魁第的主人。这是一幢二开间的亭楼,建在妙山的半山腰,与亚魁第遥相呼应。

擅胜亭前是一幢三合院,道地中间由青色溪石铺就一只大的蝙蝠图案,四角分别各有一只小蝙蝠,在古代的建筑中,蝙蝠是最常见的元素,“蝠”通“福”寄托了古人对生活的期许。而在宅院两门之间的那堵照墙上,砖雕的“鲤鱼跃龙门”大概就是楼宇的主人建造这所宅院的原由。

陈氏是书香世家,辈出读书人,陈兆衲为后人建造了这擅胜亭,亦是希望陈氏后人“鲤鱼跃龙门”。清同治四年,在擅胜亭静心读书的陈氏后人获取进士功名,这是自花楼建成后,陈氏出的第一位进士,也就是在那一年,“进士第”的匾额正式高挂在这里,人们从此开始称擅胜亭为“进士第”。

慎德楼是目前花楼建筑群中保存最为完整的一个院落,居整个花楼民居群的中心位置。西边的小弄与亚魁第仅有一墙之隔,东边则是清幽的小岭,小岭的尽头又是那创垂堂和新花楼。如果说进士第、亚魁第、创垂堂等新建的花楼建筑充满了江南的灵巧和婉约,那么慎德楼就是其中的异类,它一改原先的风格,转而代以雄伟之势。依山而造,门楼大门前有六级台阶,不但迎合了步步高升之意,还营造出了巍峨之势。

新花楼:清光绪七年,妙山南坡上已经布满了错落有致的花楼民居,狭长幽深的小巷穿梭在楼与楼之间,让整个花楼民居群充满了诗情画意,也就是在这一年,古朴素雅的花楼建筑群又增添了一个新伙伴——新花楼。新花楼就在妙山山顶,创垂堂的后面,让人们惊叹的并不是在妙山山顶重建楼宇,而是新花楼内的精雕细琢。晚晴时期,天台的木雕与石刻工艺皆已成熟,那些手艺人都聚在了新花楼的工地上。就在那清脆的雕凿声里,赤城的栖霞、琼台的秋月、桃源的春意都被刻进了一块块木板里,成为了新花楼最精美的一角。

与木雕同样精湛的是新花楼的石雕,石板就从始丰溪南岸的水南村运来。石板师父就坐在新花楼的空地上,精雕细琢每一块石板,龙凤呈祥,繁花似锦,这些美好的事物全都蕴含着新花楼主人的美好愿景。江南的春雨淅淅沥沥,落在凌乱斑驳的雕窗和门格上,点滴声响都似在回唱着花楼的百年故事。

来源:天台电台、闲云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佛系随缘更新 表达欲望太低了……